至尊e乐

注册 / 登陆
媒体聚焦| 东岳客·黑虎泉边

这几年,济南好看好玩的地多起来。到了周末或假期,人就有些无所适从,要挑半天才能确定。到了就能醉那儿的景,环城公园绝对榜上有名,且名列前茅。环城公园对这条河,像爱护眼睛一样精心,容不得半点灰尘。广场与河都是济南客厅,岸上水中,相映成趣。在这里可亲泉,还可以取泉水,带回家慢慢享用。

640?wx_fmt=png

环城公园又叫护城河,早年叫泺水,趵突泉北一段亦称娥英水。围了老城一周,包着珍珠泉,串着趵突泉、五龙潭、黑虎四大泉群。河像条纽带,把济南精华全拦在怀里,挂在臂上。城墙没了,无遮拦,老城内外成了一体,更便于观赏。弃舟登岸,逛芙蓉街、明府城、曲水亭街、宽厚里,跨一步就行。

好文章肯定不乏精彩段落,最精华的部分百读不厌,甚者录之珍存。解放阁一带是环城的精华所在,大名名鼎鼎的黑虎泉,白石泉都聚拢在这里。黑虎名字威猛,泉整天呼啸奔流,本该望而生畏的。出乎意料如此有亲和力,整天偎满打水的百姓,像戏台上的包拯,面黑而心慈。白石泉甚,和人更是分不出彼此和远近。

640?wx_fmt=png

这里一年四季都能看画,多副图景都美的不行。黑虎泉打水是风俗画,一年四季来的人络绎不绝,多数是中老年人。他们嘴里有了老济南味道垫底,没有泉水冲着味蕾,食之乏味。有次雨中遇上一撑着伞的中年人,拉着小车,满满打了两桶,慢慢就消失在街巷里。看装束像是前些年在工厂里待过,衣着朴素,一脸满足。早晚,打水人走过的地上,洒了不少泉水,散发泉水的清新味道。

白石泉则像是幅水粉画,这里聚集的多外地造访者,我见过不少。从北岸台阶下来,蹲在礁石上不愿意走,撩一把泉水,洗吧脸神清气爽,喝一口满腹清凉。导游拿着小旗,一遍又一遍来督促,赶下一个点,他们都像都当了耳旁风,没谁愿意理会。导游不得不放大喉咙喊,半天才召集起人来。白石泉常听到各地口音,囔着鼻子的西北人,呜哩哇啦的吴侬软语,大嗓门的东北人。

白石泉魅力够足,胸怀够大,容天下宾朋。看看来人,无一不满眼羡慕。不能居济南,不能与泉为伍,亏大发了一样。

640?wx_fmt=png

黑虎泉对过是画舫船站,船从这里起航。白日坐船是一种感觉,夜里乘船绝对享受。夜色朦胧,灯光橘黄,环城就有了独到的美。杨柳岸上袅娜着树枝,河里柔柔的碧波,随便找块石头一坐,便心生无限的美好出来,内心说不出口的自在。如坐上画舫,兜游一周,周围的嘈杂顿时消失了,更是妙不可言。我在秦淮河坐过船,那里的水有些暗和浊,没法比济南的水。

趵突泉西有饮虎池,我不清楚和黑虎泉有没有关联,名作家张承志还写过一部叫《饮虎池》的书。可惜,这处泉有些冷清了,不过坐公交报站经常被提起。饮过虎的池子,一定不同凡响,有不少相当在的。

640?wx_fmt=png

活在济南的惬意,就是随时随地喝上泉水。我前几天去黑虎泉,就遇一著名青年作家去打水,他是鲁南人,吃习惯的是羊肉。来济南多年,嘴里却有了泉水依赖。近黄昏时节,看到一瘦小的中年人,带了一嘟噜桶在那接水。一群外地人,争先恐后往里挤,一边询问这水能不能喝。这位是老济南,现身说法,伸头往出水口上大口喝着,一边介绍:济南的水,有不能喝的道理!又把水四季恒温,有多少种微量元素一一说给客人。久病成医,他说的头头是道。那群外地人也如法炮制,有的用瓶子接,有的直接低头做牛饮。相信,凭着这口泉,他们一定会记住甘甜的济南。

刚刚整修过的南岸,黑虎泉东侧安了几个专门便民的管道,来此取水的人不用在拎着桶去池子里灌。随便把水桶往哪个水嘴下一放,激情四溢的水流很快就能把桶灌满。

就在前几天,我去齐鲁医院,顺便捎带看了老舍纪念馆。济南闻名海内外,和刘鹗、老舍先生关系极大。好像就在前天,听说舒乙先生走了,心里有些不舒服。老舍先生住济南的四年时光,写了那么多巨制。他的家和黑虎泉近在咫尺,想必没少喝了泉水吧。那几年先生的文思泉涌若轮,咕嘟谷地冒,和济南泉群一起脉动。


2021年4月24日

作者简介


640?wx_fmt=jpeg

赵峰:一九六五年生,山东平阴东阿镇人。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,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,济南市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,就职于至尊e乐集团旗下百合园林集团。出版有散文集《就那么回事》、《谋生纪事》等,散文集《混口饭吃》、《哦,跑马岭》也即将与读者见面。现居济南。

分享到微信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。

至尊e乐-至尊e乐官网